教改前沿,南京大学

从最早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时期,陶行知先生提出的教学做三合一理念——教和学是一回事,不是三件事;率先在全国倡导变“教授法”为“教学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再发展到四个融通。南京大学的育人理念一以贯之已有116年。塑造人、发展人是南大的根脉,也成为打造世界上“第一个南大”的基石。

2 通识教育,会不会冲击专业教育?

“重视本科生教育是南大的传统。南大一直在做人才培养的改革和创新,目的并不是拿奖,只是想实实在在地做事。南大始终关注每位学子成长,适合学生发展的,永远是我们所追求的。”南京大学教务处处长徐骏如是说。

据介绍,按照“通识教育与个性化培养融通、学科建设与本科教学融通”的理念,南大变过去单一的专业培养模式为“通识教育+宽口径专业培养”的模式。实施培养方案改革,专业学术类人才、跨学科复合类人才与就业创业类人才并重,因材施教、多元化培养。

这样的要求,即便用中文讲述都比较“苛刻”,但是在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却是实实在在践行着。

实施本科教学改革,南大人认为:有两个“壁垒”要打破:一是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之间的“壁垒”;二是院系之间课程不能开放的“壁垒”。

南京大学:一脉相承的教改

南京大学2009级3500余名本科新生入住了新校区——仙林校区,每人将拥有一张与别的同学不一样的课表。新校区,新教改,南京大学的新学期呈现新气象。大学应该给学生什么?思考并回答这个问题,南京大学新一轮本科教学改革给人诸多启迪。

以高年级研讨课为例,通过查找前沿文献,让学生了解一个科学问题是如何产生的,怎么规划方案,如何实施解决该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在研讨课堂上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创新意识和能力。”朱成建说。

学生不仅要学会知识,还要学会动手,学会动脑,学会做事,学会生存,学会与别人共同生活,而当前的教育存在哪些缺失?如何去弥补?

王守仁告诉《中国科学报》,“西方思想经典”已被学校列入“十百千优质课程”中重点支持的“百层次优质课程”,采用线上、线下的混合式教学。

记者注意到,南大此次改革,注重增加教学计划弹性,增加学生自主选择空间。

看似没有关联,其实并不然。

陈建群说,南大新一轮教学改革从培养方案修订入手,通过采取“招生制度改革+培养方案改革+配套制度改革”的方式,争取既在体制内稳步推进,又实现“创新培养模式→变革教学方法→建设教师队伍→提高教学质量”的目标。

据介绍,支撑悦读经典计划的有经典研读、导读、悦读三个模块,既有小规模的研读课程、读书会,也有大规模的慕课学习,结合名师、朋辈互动,形成了一个立体化的经典阅读体系。

学科发展趋于融合,对人才的知识、能力的复合交叉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大学教育如何应对这种要求?

在上一届评选中,南京大学申报的“以学生发展为中心的‘三三制’本科人才培养体系构建与实施”获特等奖。

信息技术发展引起学习方式的转变,如何赋予学生主动学习、探究学习的空间和能力?

不久前,2018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揭晓,南京大学作为第一完成单位共有5个项目获一等奖,位列全国高校第一位,涉及外语、阅读、政治经济、化学、创新创业5个教改成果,一时间引来众多高校的关注。而在关注背后,令众人颇为好奇的一个问题:是什么让南大教改从众多高校中脱颖而出?

【不能将通识教育片面理解为拓宽知识面,应注重思维能力的培养】

据介绍,“三三制”人才培养模式给予学生更多自主选择权,更大自由发展空间和更强社会竞争力。面向学生、尊重学生、提升学生、发展学生,实现四个融通:学科建设与本科教学相融通、通识教育与个性化发展相融通、拓宽基础与强化实践相融通、学会学习与学会做人相融通。

“这与以往相比,专业教育不但没有冲击,反而有所加强。”陈建群如是说。

就像是“引入了一渠活水”,这也带来了外语教学的春天,不仅有了上述不同学派的争锋,课堂也不再拘泥于传统教室。在舞台上,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排演了一出出经典剧目,甚至学院为此专门聘请外国专家,只为了通过戏剧表演提高学生的跨文化能力。

1 教学计划,怎样从“刚性”变“弹性”?

见过用英文演莎士比亚话剧,可是见过用英语讲授儒家思想吗?

【以往同专业本科生拥有同一的培养方案,学生自主选择空间不大】

“三三制”的传承与发展

“在我国目前的通识教育实践中,还存在着认识不够全面的情况。”在张红霞看来,“通识教育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是各领域的领袖人物还是技术精英?是拓宽知识面还是注重思维能力的培养?总的来说,现今培养技术精英多于培养领袖人才,拓宽知识面多于思维能力的培养。同时,对通识教育的认识还存在科学与人文的不平衡误区,很多人甚至部分专家都将通识教育片面地理解为素质教育,将通识课程等同于文化素质课程。”

“我们的学生,本科期间就进入实验室,经过培训可以自己操作大型仪器,做核磁共振实验,自己打谱、解谱。”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党委书记朱成建自豪地说,这与仅仅做些验证性课题的本科实验有很大不同,学生们获得的是实实在在的动手机会。

“通识教育起源于美国,是针对当时实用主义泛滥的情况提出的。”南大教育科学与管理系主任张红霞说,相对于专业教育,通识教育不仅仅注重知识的传授,更注重对学生批判性思维的培养。世界一流大学对通识教育的理解也有多种层次,如哈佛大学培养“引领世界文化发展的领袖”的教育目的,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理工科高校“拓宽知识面”的教育,还有一些普通高校的知识和技能教育等。

教改怎么实现1+1>2

南大此次改革,“各院系必须加大力度向全校开放专业课程,同时必须制定出适合各专业情况的最低准入和准出标准”。

独树一帜、深入细节的改革

另外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学生获得更大的自主学习空间。适度压缩各专业毕业总学分要求,削减冗余课程,重构“少而精”的教学内容,优化各学年学分设置,着重提高学生自学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