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患者需警惕静脉血栓栓塞症,医院内静脉血栓栓塞症的预防

什么是静脉血栓栓塞症?静脉血栓栓塞症包括深静脉血栓与肺栓塞,已成为住院肿瘤患者死亡的第二大原因,仅次于肿瘤本身,堪称肿瘤患者的定时炸弹。肿瘤患者如果发生静脉血栓栓塞症,不仅增加治疗难度,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减少生存预期,还会大幅增加住院时间与治疗费用。为何会发生VTE?肿瘤患者的静脉血栓形成机制非常复杂。简单地说,血液淤滞、血管损伤、高凝状态是肿瘤患者发生VTE的三大直接原因,且各因素相互作用,共同影响VTE的发生与发展。肿瘤压迫静脉、卧床等可导致血液淤滞;肿瘤细胞自身、化疗药物、手术都可能引起血管内皮损伤;肿瘤细胞直接释放组织因子、炎症细胞因子、黏蛋白等促凝物质,影响血小板功能以及凝血级联反应,使得机体处于血液高凝状态。肿瘤相关性VTE的危险因素有哪些?肿瘤相关性VTE的危险因素主要涉及患者因素、肿瘤因素、治疗因素。如果患者是高龄、肥胖、贫血、患有感染、肾脏或肺部疾病那VTE发生的风险要高许多。研究表明,原发性脑肿瘤患者VTE的发生率最高,随后为胰腺癌、胃癌和肺癌,血液系统肿瘤患者尤其是淋巴瘤患者VTE危险也增加;初次诊断为肿瘤的患者3个月内VTE风险最大。化疗、近期手术(如髋关节/膝关节置换术)等治疗因素会增加VTE风险。置入中心静脉导管、输注红细胞和血小板、化疗前提高白细胞和血小板计数等辅助治疗措施亦会增加VTE风险。该如何预防?对肿瘤患者进行VTE风险评估和早期预防,可以降低VTE的发生率和死亡率。医生会根据患者,尤其是住院肿瘤患者的血栓危险因素以及潜在出血风险进行评估,决定是否需要预防,以及预防方式。VTE的预防主要有机械预防与药物预防。梯度压力弹力袜、间歇充气加压装置、足底静脉泵是常见的物理预防选择,用以促进静脉回流,减少VTE的发生。静脉注射低分子肝素,或口服一些直接口服抗凝剂如利伐沙班、依度沙班等都是药物性预防的选择。第27届国际血栓和止血大会刚在爱尔兰落幕,会上推出的2018ISTH/NCCN指南,对直接口服抗凝药推荐级别上升:对于低出血风险肿瘤患者,推荐特定DOACs,LMWH是可接受替代方案。对于高出血风险肿瘤患者,推荐LMWH,特定DOACs是可接受替代方案。与2015ISTH指南相比,推荐将肿瘤患者划分为低出血与高出血风险两类,且DOACs地位上升与LMWH基本一致,不再优先推荐华法林。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当制定个体化抗凝方案后,患者一定要积极配合治疗并定期进行血常规、凝血功能相关指标检测,CT血管造影、下肢静脉彩超检查等,携手防治VTE,减少血栓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

原标题:开讲啦 | 医院内静脉血栓栓塞症的预防

图片 1

8月30日下午,市立医院西院区组织开展呼吸内科市级继教学术讲座,我院呼吸内科病区主任兰淑娟带来《医院内静脉血栓栓塞症的预防》主题讲座。

静脉血栓栓塞症(VTE)包括DVT和PTE,是全球性的医疗保健问题。医院内VTE发生的风险与患者的住院病情、手术等治疗措施以及患者并存的其他危险因素(如高龄、肥胖、卧床、合并症等)有关,是导致医院内患者非预期死亡的重要原因。

图片 2

国内外研究数据显示,无论是手术患者还是非手术患者,40%~60%存在着VTE的风险,而高危人群的预防比例却很低,在亚洲国家的预防比例则更低。早期识别VTE高危患者,及时进行预防,可以显著减少医院内VTE的发生。近年来,医院内VTE防治和管理体系建设在国内逐渐受到重视,住院患者VTE防治领域循证医学证据不断出现,临床实践指南不断更新。

图片 3

VTE风险评估

1.住院患者发生VTE的危险因素

患者因素:卧床≥72h、既往VTE病史、高龄、脱水、肥胖[体质指数(BMI)>30kg/m2]、遗传性或获得性易栓症、妊娠及分娩等;

外科因素:手术、创伤、烧烫伤、各种有创操作等;

内科因素:恶性肿瘤、危重疾病、脑卒中、肾病综合征、骨髓增殖性疾病、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症、静脉曲张、炎性肠病等;

治疗相关因素:肿瘤化疗或放疗、中心静脉置管、介入治疗、雌激素或孕激素替代治疗、促红细胞生成素、机械通气、足部静脉输液等。

2.VTE风险评估

建议在每例患者入院时进行VTE风险评估,特别是VTE高风险科室的住院患者。对手术患者建议采用Caprini评分量表,对非手术患者建议采用Padua评分量表。

出血风险评估

鉴于抗凝预防本身潜在的出血并发症,应对所有需要预防的住院患者进行出血风险和其他可能影响预防的因素评估。

1.患者因素:年龄≥75岁;凝血功能障碍;血小板<50×109/L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