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游戏中心mgm365】科技部负责人,参与创新不问出身

回应热点问题——
科技部负责人:改革将以信任和激励为出发点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聚焦“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参与创新不问出身,国有、民营都一样”

■本报记者 秦志伟

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记者会,科技部部长王志刚、科技部副部长李萌等就“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过去一年,我国在建设创新型国家历史征程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3月11日上午,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他为体细胞克隆猴、散裂中子源、港珠澳大桥、5G技术、肿瘤诊疗设备等不断涌现的一批重大原创成果和先进技术点赞。

记者会一开始,王志刚介绍了我国去年取得的重要科技成就。“过去一年,我国科技事业又迈出了坚实步伐,涌现出一批以体细胞克隆猴、散裂中子源为代表的重大原创成果,港珠澳大桥、高铁、5G等重大科技攻关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新动力。雾霾防治、肿瘤重大诊疗设备、原创抗阿尔茨海默症新药等先进技术应用不断提升民生福祉。同时,改进项目评审、机构评估、人才评价,破除‘四唯’,扩大科技人员自主权,为科研人员松绑减负等一批务实改革举措落地生效。”王志刚说。

令众多科研人员高兴的,还有松绑减负等一批务实改革举措落地生效。“充分激发和调动广大科研人员创新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袁亮表示。

今年,创新型国家建设如何加快推进?“包干制”等改革如何落实?如何提高科技成果“含金量”?如何引导科研人员遵守科研伦理?

创新型国家建设到了关键时刻

按照规划,我国将在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现在距离目标实现还有不到两年时间,在哪些方面需要冲刺攻坚?“到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也是个重大的任务。”王志刚认为,创新型国家应从定性和定量两方面来考量。

距离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的目标,还有不到两年时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王志刚表示,今年年初的全国科技工作会议对创新型国家有了具体描述:科技实力和创新能力走在世界前列。

从定量指标看,2018年,按照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排名,我国综合科技创新能力排在第十七位,而到2020年的原定目标大概在第十五位左右。科技贡献率要达到60%,去年已达58.5%。此外,如研发投入、论文数、专利数、高新区等一些定量方面的指标,去年都有不俗表现。

近年来,我国科技创新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但“现在还是有短板的”。王志刚坦言。

从定性指标看,王志刚认为,判断是否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要看经济发展战略的制定是不是把科技创新作为核心要素,发展的动力是不是更多地依靠科技创新,劳动主体是不是更多具备科技创新能力和精湛技能,国家竞争力和综合国力是不是更多地用科技创新能力水平来衡量,等等。

例如,目前我国基础研究投入和原创能力不足。据了解,中、美两国在基础研究方面的投入比例分别占全部R&D总投入的5%和15%。“美国投入基础研究的主体众多,而我国基本上是中央财政投入,地方财政和企业的投入相对较少。”王志刚指出。

王志刚坦言,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我国还有短板,如基础研究不足,创新生态、科研生态还需进一步完善。

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大学校长赵跃宇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企业整体上还没意识到,缺乏基础研究投入会制约长远发展。

针对基础研究短板,王志刚认为,“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促使我们必须把基础研究作为一个重点,在整个科技创新的总布局中要着重布局”。

但这些年,赵跃宇也看到了好势头。“在中央财政投入持续加大的同时,华为等一些高新技术企业开始把基础研究作为重点,从源头上寻求突破。”

国务院去年出台加强基础研究的意见,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以国务院文件形式就加强基础研究作出全面部署。王志刚表示,新时代,我国进入要高质量发展、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更多依靠创新驱动、把科技摆在核心位置的阶段,基础研究的地位显得更加突出。

为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学校长孙宝国建议,鼓励行业和大中型企业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各省市自然科学基金设立联合基金,扩大各类基金的资金量。“这是一个短期内能见效的办法。”他表示。

推进“包干制”改革试点

以信任和激励为出发点改进管理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进一步提高基础研究项目间接经费占比,开展项目经费使用“包干制”改革试点。这个科技界期盼已久的改革,成为本次两会的热点话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科技创新本质上是人的创造性活动。现实情况是,科研人员需要按照科研规律从事科研活动,而管理部门总希望有一个确定的管理办法。“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始终存在,不只在中国。”王志刚坦言。

王志刚表示,“包干制”改革是信任为前提,对广大科技人员给予充分信任。在政策制定上,激励是导向。但是信任为前提,不能没有监督;激励为前提,还要有约束。要把“包干制”与“放管服”结合起来,“放”不等于不管,只是管的方式和理念会发生变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