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科研实体如何,哪些期许待回应

创新环境,哪些期许待回应?
科研管理“组合拳”看科研实体如何“接招”

■本报记者 温才妃

■本报见习记者 高雅丽

“航天领域比论文引用率、论文数量不是我们的强项,但原始创新我们做得还挺务实。国家及时清理‘四唯’问题,从学生到导师,大家都很兴奋。”日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深空973”首席科学家崔平远,将清理“四唯”问题比作“迎来了科技界又一个春天”。

科技评价制度不尽合理、人才“帽子”数量名目繁多、科研项目资金管理“过细过死”……面对这些科研领域的现实问题,7月24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为广大科研人员减负松绑。

2018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精简人才“帽子”,清理“四唯”问题,加大核心技术攻关人员薪酬激励。

这些措施将起到哪些作用?落地实施还需要注意什么问题?今后科研怎么做、经费如何花?《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部分科研人员,听他们说说心里话。

尽管《通知》出台至今为时尚短,却给科研人员带来了希望。下一步,优化创新环境,加大科研人员松绑和激励力度,他们又有哪些期许呢?

精简科研项目申报:为科学家减负

评价体系:

《通知》指出,简化科研项目申报和过程管理,推行“材料一次报送”制度,合并财务验收和技术验收。

去“帽子”清“四唯”之后呢

“这样可以把科研人员从填写各种报表、审批、报销等繁文缛节中解脱出来,同时也让他们潜心科学研究,树立正确的科研价值导向。”中科院院士、西北工业大学常务副校长黄维说。

某教师已经快到退休岁数,但是他有一个“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头衔;某教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获省级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但其成果只是编写了一部简单的外语教材……按往昔,唯帽子是举、唯获奖是举,待遇、资源该不该给予,高校、科研机构也许会犯难,但如今,在《通知》的支持下,拒绝的理由正当合理——“帽子”、获奖不是终身制,今天的奖励政策并不适用于从前的“帽子”、获奖。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钟章队告诉记者,科研过程中还要面对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一个项目通常要四五年才能完成,管得过死往往会限制科学家。

受访时,一名科研人员与记者分享了上述故事,让人忍俊不禁。

如何让科研经费管理走出“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让经费既“花好”、又“好花”,一直是一个难题。《通知》指出,赋予科研单位科研项目经费管理使用自主权。

破坏易、重建难。那么,是否去掉了“帽子”、清理了“四唯”问题,科研工作者就能得到科学的评价?显然并不是这样。

“建立健全学术助理和财务助理制度,可以让科研人员更安心搞科研。”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杨国梁说,例如德国有专门的经费管理办公室,差旅经费由办公室直接打到宾馆,保障科研人员不出财务问题。与此同时,增加自主权也要放到制度的笼子里,严格监管。

评价干部时有一句话:“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破“四唯”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扭转重数量、轻质量的做法。然而目前,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工程技术研究、科技推广研究、成果转化研究,都是由一把尺子衡量,评价过程中依然存在过度关注SCI、CSSCI、“帽子”、所承担的项目等现象。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教授贺云翱告诉《中国科学报》,下一步,创新环境还有潜力可挖。

天津大学副校长元英进也对此提出了建议,天津大学将尝试为重大项目配备财务秘书,解决科研工作者深受报表、报销等具体事务牵扯和困扰的问题,以专业化的助理队伍配合提升科研管理工作。

如何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在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看来,创新的核心是人才,而人才的关键问题在于如何评价与使用。

评价激励制度:以创新为导向

他指出,在评价上,有三点尤其值得关注。一是评价需要多角度,并不是说过去的评价是“四唯”,如今就变成了由一个小组、几个人来决定个人命运。“要从学术、为人、个人素质三方面综合考量。在学术指标上,把静态指标弱化甚至去掉,看动态指标;把固化指标(如‘帽子’)淡化,看成长指标。”二是评价要注重第三方和社会评价,因为这是对一个人历史记录的回顾。三是评价不要一次定终身,需要通过几轮考核,才能逐渐成为各单位、各岗位所需人才。

科技评价是科技活动的“指挥棒”,针对反应强烈的人才“帽子”问题,《通知》提到,切实精简人才“帽子”,开展科技人才计划申报查重工作,不得将人才“帽子”同物质利益直接挂钩。

人才使用:

“人才称号过多造成了学术界的乱象,人才计划项目结束后不得再使用有关人才称号,这是正确的导向,让广大一线科研人员能够有更加公平的机会。”杨国梁表示。

“我要去工作,而非你要我工作”

《通知》指出,开展“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问题集中清理。

目前,国内一些大学在推行全面人才观,打破从前“只把搞业务的人视作人才”的观念。

“科学研究不能只看论文分区和影响因子,也不能只看职称。”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陈小勇说,“我曾当过十年的副研究员,很多项目由于职称所限,根本无法申报。同时对于准确评价科研成果,不能只靠一个简短的会议,我认为需要看具体学科,例如基础研究可能要很长一个周期才能看到结果,应用研究就要让市场来说话。”

相关文章